224天后回訪木里森林火災英雄消防大隊:一批新生力量再續烈火使命

封面新聞 2019-11-09 07:18 86455

周振生 封面新聞記者 徐湘東 肖洋

距離四川省涼山州木里縣“3.30”森林火災,已經過去了224天。

今年3月30日,四川涼山木里縣雅礱江鎮立爾村發生森林火災。3月31日下午,火場突發林火燃爆,正在撲救的四川省森林消防總隊涼山支隊西昌大隊27名消防員,以及當地3名撲火人員壯烈犧牲。

在119消防宣傳日到來,同時也是國家綜合性消防救援隊伍組建一周年之際,封面新聞走進涼山森林消防支隊西昌大隊,回訪那些親身經歷過這場火災,從火場上脫險的消防員。

從橄欖綠的軍服,到換上“火焰藍”制服,身份雖變,但肩負的使命未曾改變,他們依舊是危急時刻的“逆行者”。

如今,新的一批消防員已經入隊,英雄大隊的榮譽,犧牲烈士的誓言,將由他們繼續傳承和守護。

西昌大隊獲得的榮譽

戰場

11月1日,與家人道別后,胡顯祿又急匆匆趕回了單位。

胡顯祿是涼山森林消防支隊西昌大隊四中隊指導員,在“3.30”木里森林火災中,他是從爆燃的火場中,脫險的4名消防員之一。

胡顯祿

回到大隊,生活軌跡恢復到了往常:早上6點過起床,早操,吃飯,然后是白天的例行操課、訓練、學習,晚上組織活動、就寢,從周一到周日,日程排得滿滿。

每天看似枯燥的訓練,為的是能夠從容應對搶險救災任務。作為消防員,火場,就是他們的戰場。

時間,回到3月31日,木里縣雅礱江鎮立爾村。當天下午,胡顯祿和另外9名隊員作為先遣隊,一起去處理火場的兩個煙點。隊員到達之后,很快將兩處火點撲滅。

“之后想的是隔離一下,把樹砍倒,但發現人手太少,林子太密,隔離不現實,時間也不允許。”胡顯祿回憶,就在這時,山崖下方林子里面冒出了濃煙。四中隊二班班長王順華爬到樹上去看,說看不清楚,林子太密,只看到在冒煙。

“時間,大概是5點半到6點之間。”胡顯祿說,他感覺到了危險,果斷下達命令趕緊撤離。

左邊,是火頭的位置,有很大的煙,右邊當時沒有燃燒跡象,大家就橫向往右側轉移。在轉移過程中,懸崖下面林子里煙越來越大。“之前煙點在左下方,后來整個一條線都著火了,我就喊后面的隊員,快跑!”

樹林很密,沒有路,隊員們只能一線排開。很快,胡顯祿發現,濃煙從山崖下面夾雜著明火竄了上來,發出噼里啪啦的燃燒聲。

在翻越一棵倒塌的樹木時,胡顯祿腳下一滑,撞到了前面一棵樹上。“眼鏡撞掉了,鼻子也撞破了,整個臉都是火燒火燎的,最主要的是,眼前看不清楚了。”

胡顯祿說,爆燃,是這個時候才發生的,當時聽見轟的一聲。事后,他分析:林區落葉較多,地表火比較大,松樹下面也有很多松針,一下就形成了樹冠火,呈立體燃燒。同時,受陡坡地形影響,火很快竄到了樹的頂部,形成了幾十米的火墻,“整個天空都是火。”

四中隊二班消防員楊康錦,事發時和胡顯祿在一起,是這次火災中,脫險回來的4人之一。

楊康錦和羅傳遠

說到“火爆”,楊康錦還有些心有余悸。“就跟炸彈爆炸一樣,一瞬間,一大團林子燃燒起來,人的力量是不可能跟它對抗的,特別嚇人。”

胡顯祿說,當“火墻”燒過來的時候,聲音非常大,給人造成很大的心理沖擊,衣服外面的皮膚有明顯的灼燒感。“當時有一點絕望了,沒有勁了,這個時候,前面的隊員大喊:指導員,快跑!我深吸了一口氣,往前繼續跑。”

在最后關頭,只有胡顯祿、楊康錦、王順華、趙茂亦4人沖出了火海。逃離后,4人聲嘶力竭地呼喊后面的隊員,但是,沒有任何回應。

大火燃盡,27名森林消防隊員,永遠留在了他們的戰場上。

戰友

從西昌市區出發,沿著108國道行駛數公里,西昌大隊就在路邊。

大隊內很安靜。周五下午的空閑時間,隊員們大多在籃球場上打球。

隊員們在打籃球

個子高高的楊康錦籃球打得好,他來自貴州,2017年入伍到了西昌大隊。“不知道怎么回事,今年的火特別多。”他說,之前從沒有遇到過這么大的險情,平時,最多也就是一些滾石砸落,或一些輕微燒傷、樹枝劃傷之類的。

楊康錦的好朋友王佛軍,在火災中犧牲了,他還不到19歲,是所有人中年齡最小的。他的微信朋友圈里,留下的最后一句話是:“來,賭命!”

在火災中犧牲的三中隊中隊長蔣飛飛,妻子已懷孕,正準備9月份舉辦婚禮。翻到他的最后一條朋友圈,是前往木里火場前的3月31日凌晨2點過:“再出發,求安慰啊。”“前三天連打了兩場,回來衣服泡起還沒洗呢又通知走了。”

29歲的孔祥磊已經入伍7年多,本來計劃任務完成后,與女友結婚;26歲的汪耀峰,計劃為父母在武漢買一套房子;26歲的高繼塏多才多藝,會吹口琴、打架子鼓;20歲的張成朋,還沒來得及向暗戀3年的女孩表白……

“時間過去這么久了,我們也慢慢恢復了平靜,但是盡量忍住不去想。”這場火災后,楊康錦一直不讓自己去回憶當時一幕,覺得揪心。

2017年,楊康錦懷著對部隊生活的向往參軍,分到西昌大隊。他還記得,打的第一場火,是2018年春節大年初五,增援甘孜州雅江縣,在大雪天,奮戰火場。

參加的滅火作戰任務越多,戰友們之間的感情聯系就越緊,因為,大家都是火場上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。

“西昌大隊是一個英雄的大隊,非常團結,集體榮譽感很強。”楊康錦說,經歷了這些事情,越來越覺得這個職業很神圣,很光榮,“雖然我們這支隊伍現在不屬于軍隊了,還是這份榮譽一直還在,我們要一直延續。”

“時間久了,慢慢就會好一點。但是要說徹底好的話,要把這個事情忘了,肯定好不了,肯定忘不了。”2016年9月入伍的康桂銘是一名老兵,他認為,這次事件,對所有親歷者的觸動,可能需要非常長久的時間才能撫平,“他們太年輕了,都說他們是英雄,但他們更是戰友。”

“在崗一分鐘,干好60秒,用行動證明我們的價值,要帶著他們的夢想,繼續往前走。”

四中隊一班副班長郎志高,當時在爆燃火場上方,差點被火包圍。

郎志高

“以前最多也是就被砸傷了之類,從來沒有發生過這么大的險情。”郎志高說,這次火災對大家的打擊很大,但是現在,也能夠正確看待了。

郎志高認為,雖然戰友已逝,但是西昌大隊這支英雄大隊并沒有變,有滅火救援任務時,還是大隊先上,“如果支隊是一把利劍,大隊就是劍刃,在西昌大隊,挺自豪的。”

涼山州森林消防支隊西昌大隊被授予中國青年五四獎章集體,胡顯祿被邀請去宣講戰友們的英雄事跡。他說,剛開始,心里還是沒底,但后來逐漸有了底氣,“我代表的不是個人,而代表的是這支隊伍,我們需要做的,是要讓更多的人了解他們。”

“總會有那么一個瞬間,或者看到什么物品,都會在不經意間想起他們,那是記憶中一輩子的。”作為事件的親歷者,胡顯祿認為,如果不能振作起來,導向是很不好的,讓人感覺到這個行業很危險,不愿意來當消防員,所以應該讓更多人知道:這次爆燃只是一個突發意外,涼山支隊組建這么多年來,也只有這一次,概率非常小。“我們把技術練好,這樣才是對英雄最好的告慰,要為犧牲的27名兄弟,去為他們代言,去爭取更多的榮譽。”

11月,新入隊的一批消防員到來,現在,宿舍又住滿了人,老隊員們感到由衷高興:西昌大隊,好久沒有這么熱鬧了。

隊員列隊

胡顯祿帶著記者,在大隊里轉了一圈進行介紹:這里是主樓,主樓前方是籃球場,左邊是食堂和活動室,右邊是訓練場,在訓練場旁邊,是健身器材區域,再往里走,還有一塊菜地,隊員們自己種了蔬菜,綠油油的。

宿舍里,依舊保留著部隊傳統,房間干凈整潔,被子疊成四方塊,整整齊齊。3樓榮譽室內,犧牲戰友的名字還在墻上,各種獎章、錦旗擺了滿滿一屋。

隊上,養了一只叫“饅頭”的狗,很聽話,隊員們在休息時,都喜歡逗逗它。

西昌大隊養了一只叫“饅頭”的狗

“感覺他們,都還在。”消防員羅傳遠,是楊康錦的老鄉。他用了兩句話,來介紹西昌大隊:有校園的氛圍,有軍隊的素養和作風。在大隊轉制,以及“3.30”火災后,他選擇留下來。

“說得俗一點,就是對西昌大隊產生了感情,舍不得離開。”

去年,羅傳遠被調到了支隊機關,但他一直想著回來。寫了兩次申請沒批準,前段時間,終于獲批了。

為什么出去了,還一直想著回來?羅傳遠自己也說不出來。“這可能是一種思想吧。”他反復強調一句話:大隊沒有變,大隊還是家。

“領導對人非常好,戰友們之間相處融洽。回到大隊,這種感覺和以前還是一模一樣,沒有變。”

羅傳遠還記得,剛入伍時,一次森林火災撲救,任務執行了5、6天,在山上吃不飽,拉肚子,感冒,晚上很冷,風呼呼地吹,直打哆嗦。

徒步接近火場的時候,最危險就是滾石。羅傳遠說,因為石頭被火燒了之后就會松動,稍不注意就會有危險。

對于新隊員,都是由老隊員來帶。撲打火頭時,老隊員話不多說,總會搶在前面,等新隊員會了,才讓他們上。

“戰友之前的關系,就是比兄弟親,無話不談。”羅傳遠特別看重戰友間的情誼,那是一起摸爬滾打,一起出生入死。他覺得,這種溫暖,這份感情,也是他選擇回到大隊的原因之一。

隊員在訓練

在去年消防轉制時,康桂銘的家人希望他退伍回家,這次火災后又再次提出,但他選擇了留在大隊。“大隊缺人,想著,還是留下來吧,現在人少,等人多了再走。”

對于大隊,康桂銘的看法,和羅傳遠是一致的。“舉個例子:周末干活,都是讓老兵上,不讓新兵去,對新兵很關愛。班長那些都是悉心教導,不會就手把手教你,隊員都是一個大家庭,相處得特別愉快。”

“3.30”火災發生后,郎志高的父母連夜坐車趕到西昌,在大隊看到兒子后,一下子就抱著他哭了,他只能強忍著不讓眼淚掉下來。他說,要離開大隊,還是舍不得,他告訴父母,留在這里,繼續干消防,也挺好。

羅傳遠說,現在,回到原來的班里面了,一切都沒變,“一進去就感覺到非常溫馨,哪里有容易出現蜘蛛網和灰塵啊,都會記得去清理,每一個角落,我都熟悉。”

熱心網友給西昌大隊寄來的禮物

新隊員

今年,西昌大隊招錄的新消防員,分別于8月和10月底到來。藍色制服,白色帽子,小伙子們個個精神帥氣。

來自涼山州冕寧縣的趙有川,是今年8月新入隊的消防員。在“3.30”火災中,犧牲的西昌大隊教導員趙萬坤,是他的親叔叔。

之所以選擇加入森林消防,趙有川說,從部隊退伍后的他看到招錄消防員后,就想要嘗試一下,這個選擇,也和叔叔從事這個職業有關,不過,他之前并不知道會被分配到西昌大隊,“現在,只想著能繼續接替他們的工作。”

10月19日,消防員在野外駐訓

有當兵的底子,隊里的生活,趙有川很快就適應了。前段時間的野外駐訓,也讓他們這批新隊員,對森林消防這份職業有了更深認識。“第一次接觸火,還是很震撼,既然選擇了這份工作,本身的職業就是要面對火災,從心理上講可能會怕,但是相信也會慢慢克服。”

來自涼山州會理縣的陳錄華,也是一名退役軍人,懷著和趙有川相同的想法,報名加入了森林消防。

“爺爺和父親都曾經當過兵,他們對我的選擇非常支持。”陳錄華說,隊里都對新隊員很好,風氣純正,隊員之間關系很融洽。

在胡顯祿看來,新隊員的到來,西昌大隊又“滿血”了,戰斗力將恢復并得到提升。犧牲戰友們留下的,有榮譽,更有英雄的精神,這種精神要在新隊員身上繼續傳承下去。

胡顯祿說,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,希望在這次火災中得到的經驗教訓,能夠用在今后的每一次實戰中,更加安全地應對火災搶險。“我們不僅是戰斗員,同時也是觀察員,更重要的是安全員,在火場上要有果斷決策的能力,面對險情,要靈活應對。”

西昌大隊大隊長張軍介紹說,在“3.30”火災之后,隊上一直在振作士氣,在凝聚戰斗力方面下了很多功夫,也邀請了心理專家,為隊員們進行了心理疏導。

西昌大隊大隊長張軍

前段時間,大隊通過設置模擬火場,對消防員的班組、單兵、分隊等專業技能進行了充分的訓練,提升戰斗力。

今年11月9日,是國家綜合性消防救援隊伍組建一周年。換上“火焰藍”新制服后,按照“全災種”“大應急”要求,森林消防員不但要擔任森林防火使命,還要擔負地震、山岳、水域等救災搶險任務。

涼山森林消防支隊西昌大隊

張軍表示,除了今年上半年的森林滅火之外,西昌大隊還參與了7月底8月初甘洛暴雨泥石流災害搶險。從任務完成情況來看,大家的精神士氣都非常飽滿。

進入11月,攀西地區雨季已經結束,再過一段時間,森林防火期就即將到來,在大涼山廣袤的森林中,直面火海的消防員們,仍然是“逆行者”。

【如果您有新聞線索,歡迎向我們報料,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。報料微信關注:ihxdsb,報料QQ:3386405712】

評論 17

  • 東哥 2019-11-09

    致敬英雄

  • 是不是皮癢了 2019-11-09

    歲月靜好是因為有人在替你負重前行

  • 血色櫻花  2019-11-09

    [微笑]

查看更多

猜你喜歡

去APP中參與熱議吧

彩票中奖者 纵横配资 麻将来了有几个版本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真准网 上期平码加1减1公式 北京麻将算钱规则 德国赛车开奖网站 qq福建麻将哪去了 精准16码中特 掌心漳州麻将手机版 广东十一选五合买套 大赢家比分直播网 股票入门分析 追光娱乐棋牌下载ios p3开机号近10期排列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公吉 大赢家比分手机看吗